首页他山之石  
如何建设一所特色学校
作者: 收集   点击数:18889

  “像我们这样的农村学校能不能办特色学校?”重庆教育评估院基础教育评估所所长胡方经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来电询问的,多数是农村学校或城市薄弱学校的校长,语气热切而又疑虑。

  其实,这只是一个“伪问题”。因为从本质上说,特色办学是对教育“以人为本”理念的确认和回归,而不是“投入—产出”的纯经济学考量。对于任何一所学校来说,无论位处都市还是乡村,无论声名卓著还是默默无闻,“特色”都是可以尝试和追求的发展思路,

  日前,中国教育报刊社和重庆市教委联合举办“第三届全国中小学特色学校发展高峰论坛暨首届中国中小学名校长高峰论坛”,来自全国各地以及港澳台的数百名教育专家和校长齐集重庆永川,就中小学特色办学展开问题研讨和经验交流。

  与以往同主题会议不同的是,此次论坛并不限于特色学校定义、性质等初级问题的探讨,而是更多地梳理了特色学校的发展图景,不仅回答了薄弱学校能不能特色发展的问题,也为有志于特色办学的学校提供了行动指南。

  薄弱学校有特色发展的可能吗?

  ——特色办学的第一步:特色资源梳理

  “通过特色办学,学校能够把原本的劣势转变为自己的优势。”胡方在论坛上的发言让台下的校长们睁大了眼睛。此前,她也一直这样告诉向她求助的普通学校的校长们。如果说专家观点只是理论影响,那么特色学校校长的现身说法则带来了“事实震撼”。

  对于浙江省台州市峰江中学来说,由一所农村中学发展为特色学校并不是偶然。7年前,卢献到峰江中学做校长时,学校中考平均分基本在全区末3位徘徊,学生和家长怨声一片,上级不满意,教师情绪持续走低。学校何去何从?这个问题让卢献一度很为难。

  在审视学校的困境时,他发现最大的问题是诚信的缺失:学生、家长和教师互不信任,教师和学校领导互不信任,而学校领导之间也缺乏信任。相互猜忌导致人心离散、工作效率低下,学校似乎跌入了“谷底”。

  找到问题的根源后,卢献就决定对症下药——从“诚信”入手改变学校。受商鞅变法“立木为信”的启发,卢献也为他的“诚信立校”行动策划了一个标志性事件:2003年教师节,他看教师们无望收到学生的鲜花和贺卡,就召集所有干部与教职工统一行动,主动上门听取家长和学生对学校发展的意见与建议。这个活动以及随后的改进措施,让学生与家长感到老师离自己近了,也让干部和教师们增强了责任感和服务意识。

  在外塑形象的同时,峰江中学努力应对“市场”变化,改革并整合原有结构,建立“突出自主意识、经营意识、服务理念”的管理新结构,实行工作包干责任制、教师服务承诺制以及面向家长与社会的定期汇报制度,同时在校内外开展各种诚信文化活动。短短几年,学校就摆脱了“谷底”的生存状态,成为一所远近闻名的特色学校。

  “学校发展是一个不断适应内部和外部变化,调整改革自身的教育教学和学校管理的过程,因此,特色学校的建设和发展必须建立在对学校过去的、现在和未来的深入调查、分析的基础上。”胡方说。

  作为特色办学的第一步,她建议普通学校采用管理学通用的“swot分析法”对自身现状进行“特色诊断”,弄清学校的优势(strength)、弱势(weakness)、机会(opportunity)和风险(threat)。在此基础上,对学校的特色资源进行分析和整理,从中找出特色办学的现实路径。

  至于什么样的内容才能算得上“特色资源”?胡方为与会的校长们列出了长长的一串要素:学校创办情况和发展历程,历任校长和名师情况,校训、校风、教风、学风以及办学目标的传承与演变情况,校歌、校徽、校标、校刊等的沿革情况,学校独特的课程与教学资源,学校独特的制度与文化传统,等等。

  论坛现场,当胡方演讲的ppt快速翻动时,台下“咔咔啦”的拍照声此起彼伏。与会校长们飞快地按动手中的相机或手机,在“抢拍”文字和图片的同时,也不经意流露了他们对特色资源的理解和共鸣。

  特色办学有规律可循吗?

  ——特色办学第二步:特色模式构建

  如果说每一所学校都有可利用的特色资源,那么,学校特色建设有无规律可循,有没有可供借鉴的模式,则是校长们紧接着关心的问题。这也是此次论坛的一个侧重点。

  上海市静安区万航渡路小学校长张雪龙把《特色办学:校长的智慧行动》作为自己的演讲题目。他解释说:“特色办学是一个非常复杂而又漫长的过程。尤其是在现有的办学体制下,校长的自主空间是比较有限的,我们只是在螺丝壳里面做道场,这就更需要校长的智慧行动。”

  在万航渡路小学做了18年校长,学校在张雪龙的主导下发展为“群众性教育科研”名校,他本人也被评为上海市特级校长。回顾18年的特色之路,他把学校发展概括为“学会参与、主动发展”、研究型教师群体的形成和现代学校文化建设三个阶段。其中,每个阶段均对应一个研究课题。

  张雪龙是一个崇尚哲学思辨的校长,“没有哲学的教育是没有出路的教育,不能哲学思辨的校长成不了教育家”,“我们需要创造性地提出口号,更需要创造性地解决问题”——类似的“名言”,他有很多。

  对于特色办学,他的观点也是“哲学味”十足:“特色办学一定是合乎规律的,校长的智慧行动一定是体现在对规律的遵循上的。学校的每一项工作,都需要注重过程与结果的统一,以优化的过程去争取优化的结果。”

  从万航渡路小学科研兴校的发展历程中,张雪龙梳理出三条有规律性的特色办学经验:一是在哲学思辨中准确定位,实现办学主体与办学客体的辩证统一,二是在精华继承中善于突破,实现快速发展与持续发展的辩证统一,三是在不懈坚持中循序推进,实现总结经验与解决问题的辩证统一。

  一方面强调“校长的智慧行动”,另一方面总结“特色办学规律”,这两者之间是否存在矛盾?因为前者意在破旧立新,而后者似乎又在追求循规蹈矩。

  张雪龙说:“校长要练就在错综复杂的现象中看清本质,在千头万绪的实务中理出头绪的本领。因为再复杂的现象背后都有其规律存在,都有其逻辑可循。办学的特色一定成就于潜心的办学实践中,成就于长期的执著追求中。”

  香港教育研究发展中心主任詹华军介绍说,尽管在香港不存在“特色办学”的说法,但在硬件设施“千校一面”的情况下,香港中小学多数走的是“千校千面”的特色发展之路。总结其中规律,特色学校基本有着具有明确的办学理念、课程灵活性大,教学多样化,课外活动丰富以及独特的校园文化。

  从校长角度来说,建设特色学校对学校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詹华军认为,有志于特色发展的校长需要具备四方面能力:能提出共同愿景,调动全校教师的积极性,实现科学管理,对教师有适当的激励。这其实修正了一个被普遍接受的观点——相对于“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我们也许更应该说“一个好校长外加一批好教师才是一所好学校”。

  特色教育能否提升学校整体办学水平?

  ——特色办学第三步:特色文化

  2007年,卢献从峰江中学调至一所重点中学任校长。这是上级对他特色办学业绩的肯定,但当时很多人担心:蒸蒸日上的峰江中学,会不会因为他的离去走下坡路呢?

  不过,时间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卢献说,这就是文化的力量。当特色成为学校文化时,特色学校就进入了稳步发展的轨道,不会因为学校领导的调整出现‘人亡政息’的局面。

  论坛上,几乎每一位发言者都把“特色文化”作为特色办学的最高境界。因为文化的影响是最稳固、长远的,教育是影响人的工程,要追求长久效应必须走内涵发展的道路,最终超越经验管理和制度管理的层面,实现文化管理。

  重庆市教育评估院院长龚春燕说:“特色学校建设是一项涉及学校整个系统、全方位的学校变革活动。在这一变革中,学校文化起着关键性的作用,学校文化传统是特色学校建设的条件与基础,学校文化建构是特色学校建设成功的标志”。

  重庆市合川凉亭子小学校原本是一所名不见经传的街道小学,但如今是闻名重庆的特色学校。这源于学校在1996年的一次大胆尝试——与重庆市交警大队和消防大队联合创建“凉亭小学少年警校”。经过10多年的发展,少年警校从最初的40人发展到如今的2000多人,实现了“全校皆兵”。

  “齐步走,永向前”,在这个响亮的口号下,凉亭子小学不断扩大少年警校的规模,而且通过移植警营文化来促进学校的发展。凉亭子小学校长左亚在论坛上介绍说,学校把警营文化具体化为“以警健体,以警养德,通过以警育人,以警促智”,并从中提炼管理文化、制度文化、教师文化、学生文化、课程文化、后勤文化等,让校训、办学指导思想更鲜明。

  从不规范到规范,从单一到综合,凉亭子小学最终实现了学校的特色发展。其实,凉亭子小学正包含了特色办学的依次上升的四个阶段,即项目特色、特色项目、学校特色、特色学校。张雪龙评价说,“特色是有灵魂的、整体的、渗透式的文化精神存在,它不是单独的实体和单项的成绩,但却是无处不在,可见、可听、可感受的。”

  对于学校文化,张雪龙转述了一个形象的说法。1995年,当万航渡路小学的“学会参与”刚刚崭露头角,一位前来调研的教育专家对他说:“张校长,如果哪一天,无论谁走进万航渡路小学,不用你校长介绍,就能感受到,你们是搞学会参与教育的,人人都在积极主动地参与,个个都是学校的主人,只有到那个时候,你们的学会参与才算真正成功了。”

  特色学校能促进教育公平吗?

  ——特色办学第四步:特色价值转化

  “办好特色学校就是办好每一所学校”,论坛期间,会场外的一条标语引起了与会校长们的关注和议论。这其实传达了论坛主办方的一个立场:特色办学是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一个有效途径。

  龚春燕说:“特色学校建设不是少数学校的事情,而是多数甚至每一所学校都应当追求并能够实现的。特色学校也不仅是城市所独有的,而是应该在城乡社会中共有的、普遍存在的。”

  作为西部唯一的直辖市,重庆具有“大城市、大农村、大库区”并存的特色市情。在经济投入相对不足,城乡差距相对较大的客观形势下,为了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高效发展,重庆市教委将中小学特色学校的建设与发展放到了举足轻重的位置。

  重庆市教委副主任钟燕介绍说,特色学校建设也是国外基础教育发展的趋势。在一些西方国家,政府统一规划和引导特色办学。例如,英国教育部2003年宣布,英国所有中等学校都将成为特色学校。

  目前,重庆市特色学校建设已取得初步成效,涌现出一批特色学校,如重庆市巴蜀幼儿园的“创造教育”、重庆市南岸区四公里小学的“象棋文化——走好每一步”、重庆市九龙坡杨家坪小学的“立字立人——书法文化”、重庆市蜀都中学的“红色蜀都,善美人生”,等等。

  在此背景下,重庆永川区实施区域性推进特色学校建设战略,促进基层学校个性化、特色化发展,以特色促均衡。永川区教委主任陈军说:“特色学校建设是教育均衡发展的有效途径,而区域整体推进是特色学校建设的理性选择。”

  陈军在论坛上介绍了“区域整体推进”的经验:以发展规划为纲领,引领特色发展;以队伍建设为关键,支撑特色发展;以教研科研为抓手,牵动特色建设;以机制建设为保障,推动特色建设。

  其中,差异发展策略显示了永川发展特色学校的可行性。根据办学条件和发展水平的差异,永川区对各所学校进行分类要求,划分发展的目标层次:薄弱学校发展优势项目,有项目特色的学校形成学校特色,学校特色明显的学校成为特色学校,并朝着优质化、品牌化方向发展。

  在鼓励学校自主发展的同时,永川区教委也建立了相应的评价、督导和激励机制。对于率先达到特色学校建设标准的学校命名并授牌,以典型示范来引领全区特色学校的发展。

  论坛闭幕式上,龚春燕点评道:“办好每一所学校,使每一所学校各有特色,这是教育发展的需要,是培养多元化人才的需要。每一所学校都是潜在的特色学校,每一所学校都可以发展成为特色学校,创建特色学校的终极目标就是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孩子,实现教育的全面均衡发展。”

【刷新页面】【加入收藏】【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上一篇:做自己 更精彩 下一篇:没有了 
暂无相关评论
文章搜索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关于展示 | 参加方式
中国基础教育网 Copyright 2000-2016 @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710号 京ICP备05035361号
邮件:manage@cbe21.com 电话:010-62206668 地址:北京海淀区学院南路12号北师大科技园